钱念孙:以出世精神 做入世事业

©原创   2018-06-19 10:29  

钱念孙这个名字很特别,百家姓头一句“赵钱孙李”就占了两个。因为祖父对文字学颇有研究,特别推崇王念孙,故而取名之。钱念孙从小就兴趣广泛,勤奋好学,作为学术界著名的两栖学者,他不仅在美学、文艺理论等专业领域研究成果卓著,还在理论联系实际方面取得重大成就。而钱念孙最为欣赏的,是朱光潜的座右铭:以出世精神,做入世事业,由著名书法家方绍武题写的这幅书法作品就一直挂在他省社科院的办公室墙上,并奉为人生格言。

从美术特长生到社科院研究员

钱念孙的头衔很多,2010年受聘为省政府参事。历任安徽省社科院文艺理论研究室主任、文学所副所长。现为全国人大代表、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省精神文明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小康生活·文明风》杂志总编辑,民盟安徽省委副主委、省文联副主席、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钱念孙获得的荣誉亦很多,先后五次获得全国“五个一工程”奖,两次获得“中国图书奖”,一次获得“全国优秀畅销书奖”,另获“田汉戏剧奖(戏剧理论类)”、“冰心文学奖”及省部级一、二等奖十余项。

成就面前,钱念孙是个温和自谦的长者,他说自己专家不敢当,但无论做什么都应该努力一点,做得更好一点。自小对绘画有着浓厚兴趣的他,悠悠地回忆起自己从美术特长生到社科院研究员的经历。“从小就对绘画有无限的兴趣,虽然家里没有人从事艺术工作。1976年,我以美术特长生的身份考入安徽师范大学艺术系。当时在安师大中文系工作的一位领导,和我父亲是朋友,他便向我父亲建议,让我转到中文系,说学画画没什么学问。”没过多久,文学功底不错的钱念孙顺利通过了考试,转入中文系学习。

对文字的热爱,同样源自小时候。“一件小事情启发了我对文字的兴趣。小学一年级学习看图说话,我写的是:天上有小燕子飞过。写完拿给父亲看,他改动后变成:天上有三三两两小燕子飞过。就多了个‘三三两两’,感觉文字与画面就奇妙地融合在一起,从那时起我就注意到文字描写的魅力和力量。”

大学毕业后,钱念孙回到合肥郊区中学当语文老师。国家研究生考试恢复之后,他同时通过了复旦大学文艺理论专业研究生和中国社科院社会科学研究人员的招生考试,并选择了后者。“当时,安徽也成立了社会科学研究所,到中国社科院要人,就这样来到省社科院,干了一辈子。”

写书是一件偶然的事

钱念孙的祖父钟爱文字学,一辈子当老师,有“活字典”之称,后来去了台湾,最后在台湾大学当教授。他特别推崇乾嘉学派里,考据学研究最成功的王念孙,钱念孙的名字由此而来。钱念孙是研究朱光潜的专家,也写了好几本书。“很小的时候,家里就有不少古籍线装书,有些版本都很好,比如王念孙长子王引之的书,还有五套色印本的《御选唐宋文醇》等等。家里当时有三间大房子,线装书从地下到房顶排得密密麻麻。”做学问离不开书,因有这样的家学渊源,钱念孙对目录学、版本学、校雠学、文献学都很有兴趣。“杂七杂八的书我都找来看,虽然看不大懂,但对我产生的影响不小。”

钱念孙的专业并非文学史研究,但他撰写的《中国文学史演义》颇受欢迎。除在上海文艺出版社、安徽教育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多次再版外,还被台湾正中书局购买版权在台湾出版了繁体字版,发行40多个国家,并被选为台湾高中的辅助教材,迄今已再版60余次,产生相当广泛的影响。“写这本书是很偶然的,这么受欢迎我也感到不可思议。现在的版本中还有70多幅插图,都是我自己画的。”

中国文学史有很多种版本,一般都以创作背景、作者生平、代表著作这样的“三段式”论作。而钱念孙的这本《中国文学史演义》,顾名思义,就是用演义的方式来论述中国文学史。“比如曹操写《短歌行》,李白写《独坐敬亭山》,他们是如何来到当时创作作品的地方的,把他们的创作环境与创作过程相融合,把他们的作品放到写作的环境里来解读,侧重人生的精彩经历。”其实,不论是《文学横向发展论》、《朱光潜与中西文化》、《艺术真谛的发掘与阐释》,还是《龙抬头——大包干的前前后后》、《跨世纪的丰碑——中国希望工程纪实》、《起点——中国农村改革发端纪实》,对于著书论述,钱念孙都有自己的创新视角和独到见解。

藏书让后人了解历史

喜好收藏,钱念孙也是受了家庭影响,虽然没仔细统计过,但主要的藏书还是古籍善本。上文提到的《中国文学史演义》在台湾广受欢迎,出了无数个版本,也给钱念孙带来了可观的版税,支撑了他的收藏。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钱念孙从自己收藏的近万册民国旧书中,挑出280多本抗战当事人、当时写、当年印行的抗战旧书,创作了《无法尘封的历史——抗战旧书收藏笔记》,揭开了众多不为人知的历史真相。该书也在2006年被评为全国20本之一的“中国最美的书”,同时被评为“皖版优秀图书”。“到底历史是什么样的,只有当时出版的历史史料能透露真相。我收藏这些书都是很有史料价值的,对后人了解历史有意义。”

不仅如此,钱念孙也收藏名人信札。不管是旧书摊还是拍卖会,钱念孙都是个有心人。“2014年的嘉德拍卖会上,我买了不少淮军信札。当时很想买刘铭传的一封家信,很遗憾,价格太高只能作罢。”钱念孙说,书信同样可以揭开许多历史真相。“比如说对于李鸿章的许多文章到底是谁写的,很多研究者未必讲得清楚。从我收藏的这封李鸿章的亲笔信来看就很清楚了,他找的是著名作家舒芜的曾祖父方宗诚来写文章。这是原稿,其实李鸿章的很多文章都是代笔,解开了人们的很多疑惑。”

“好的书信不仅仅是通信手段,更是艺术。”钱念孙说,古人的书写作画,都十分讲究。“比如他们写书信就是书法,充满了对文字的敬畏。古书里面有很多古代版画,收藏了一本书,同时也就是收藏了中国古代的版画,很有价值,也很有魅力。比如《合肥相国七十祝寿图》中,人们可以清楚地了解李鸿章是如何过寿的,寿堂的布置,各方来贺的寿礼有哪些,一清二楚。”晚上没事的时候,钱念孙就打开这些收藏的“宝贝”翻看。“看到凌晨一两点都不困,还觉得非常有趣。”

君子文化深入人心

2014年6月13日,《光明日报》头版头条“光明专论”刊发钱念孙个人署名文章《君子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头版头条刊登理论文章,这在《光明日报》创刊60多年来这是第二次。这篇文章在全国更是产生了广泛影响。浙江大学校长邀请他去讲学。前几年钱念孙编写的《中华三德歌》和《公民道德歌》也都有相当知名度。他说,这些都是学术研究以外的收获。“是我对现实和传统的一个思考。当今社会经济发展很快,物质生活水平极大提高,但是道德问题频出。如何改变,各种人提出各种办法,中央提出核心价值观,弘扬传统文化,我提出一种思路,就是君子文化。”

钱念孙认为,整个传统文化说到底就是做人做事,做君子。“《论语》一万五千字左右,107处谈君子。儒家文化思想延续中国几千年,得到全社会共同的拥护,特别是深入到老百姓的内心。”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也能经常听到或者用到这些君子格言,比如“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君子成人之美”,“君子不夺人所好”,“先小人后君子”等等。“君子文化我概括有三个特点。一是可以把整个传统文化拎起来放得下;二是传得远推得开;三是做人的低标准和高目标。可以说,君子文化深入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苏东坡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竹,中国画主题最多的梅兰竹菊“四君子”之一。周敦颐《爱莲说》写道,“牡丹,花中富贵者也。莲,花中君子也。”钱念孙表示,历代关于君子的著述汗牛充栋,对君子人格推崇备至,更重要的是君子文化已经涉及到中国文化的各个方面。“全国现在成立了很多君子文化研究中心,包括我们省社科院。全国性君子文化论坛迄今一共举行了三次,11月份将在岳麓书院举行第四次。”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李燕然 蒋楠楠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