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冰川:风格是一个艺术家自然的背影

2018-11-05 10:50   安徽网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 上周三下午,著名艺术家冷冰川做客新安晚报大皖新闻客户端徽派的“凤鸣锐谈”,在合肥1912街区大地美术馆,与著名诗人、艺术评论家祝凤鸣畅聊创作与思考。神交已久的两人展开了精彩对话,其间碰撞出绚丽的艺术火花。

WCQ_9784_meitu_1

诗人祝凤鸣(右)对话艺术家冷冰川(左)

刻墨是独创技法,诗歌是灵感源泉

此次来合肥,冷冰川是受到安徽出版集团邀请举办讲座,而他新近出版的《冷冰川》刻墨画册已荣获美国、意大利、香港等地印制大奖金奖及中国出版政府奖等。“刻墨”,即以刀代笔在墨上自由刻绘,是冷冰川独创的技法。“刻墨是我很天然的一种创作方式,,纵刀直取,没有风尚、技法、刻意,我喜欢随心所欲的创作。”

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学画,冷冰川一直保持着自己独立的美学风格和文人气质,其艺术幽深又放逸,华丽而冷寂,精神极为饱满,充满虔敬神秘之美。他说,这其中有很多偶然的契机。“刚学画的时候,没有任何的文本可以参考,偶然在图书馆里发现了鲁迅推荐的比亚兹莱、麦绥莱勒之类的东西,就从那里学习。当初还有因为材料的限制,选择了这个画法。”

19_meitu_4

冷冰川画作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冷冰川曾在《诗歌报月刊》刊发过很多诗意绘画作品。在同为诗人的祝凤鸣看来,以艺术作品扬名世界的冷冰川首先是个诗人。“我的创作都是从诗歌里吸收灵感,到现在还是……写诗有人用笔写,而我用刀用线刻写,我觉得自己就是在用刀写诗。”被外界认为是插画大师的冷冰川说,对于他这个画种有些误解。“我要更正一下,我从来没有给小说、诗歌画插图,就是有这种机缘我也只会用自己的图式创作;我三年前为九十岁的诗人灰娃奶奶的诗集刻过几幅作品,但那更多是家里人的一种亲情。我不喜欢命题创作。另外,“刻墨”也不是版画。”

出国后需要清零,回到性灵最理想

 1996年,冷冰川毕业于荷兰国立米纳瓦设计艺术学院。回顾刚到荷兰留学的情景,冷冰川说也曾迷茫。“那时候是刚出国,接触到的东西跟我们在国内理解的、学到的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人一下子就失控、失重,观念、技术什么都不一样,感觉什么都画不出来了。”经历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失语期,冷冰川进行了自我调节。“就是把自己清零,全部重新开始。”

QQ图片20181105103651

冷冰川画作

因为太太的原因,毕业后的冷冰川来到了西班牙,并在巴塞罗那生活创作至今。“在西班牙生活很单纯,仅仅是创作和阅读,当然也有谋生,但这样简单的生活能使人回到深心能。是特别有力、特别理想的一种状态。创作这么多年,除了一次次困惑,我好像没有厌倦。”不仅刻墨,冷冰川也在画布上作画。“布上是我优美的另外一面,更多破坏、失控,当然也有更多的凝重。”

西班牙是一个神秘而充满艺术氛围的国度,诞生过毕加索、达利、米罗、塔皮埃斯等天才艺术家。“给平庸的东西以威严,给日常的生活以神秘”,这是塔皮埃斯的一句名言。在西班牙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冷冰川坦言,自己布上作品多少受到了塔皮埃斯的影响。“我很喜欢塔皮埃斯。他从老墙里寻找灵感,我出国前一直生活在江南,也是从自然雨墙里找寻灵感。这种对厚涩枯拙的寻找确实也是我另一种茁壮生长,也算是对我几十年平面优美纸上作品的一种反动。我是个很真实的创作者,我走到哪里自然地受到那里的影响,我让一切自然地衍生出来。风格说的就是人的这种背影,风格是自然形成的。”

创作要返回内心,做减法才最快乐

QQ图片20181105104210_meitu_2

冷冰川画作

数月前,冷冰川作品与画册在意大利米兰设计周上与达·芬奇手稿及中、意两国古书籍同时展出,引发国际艺术界关注。冷冰川表示,他的作品不重要,这是东方艺术、中国国力上升的影响,也体现出西方人对创作中一种纯粹的意蕴与气质的关注。“东西方艺术是多元的,各有各的美。东方的精神性,很多灵动的东西跟西方是不一样的……塔皮埃斯受东方影响二十几年,他一直想要找出跟我们相通的东西。他对东方的理解其实简单,但是他能用现实生活中的任意材质将人性、自然表达出来。最好的艺术,艺术家是无法模仿的,只能从精神上找到相关联的东西。

QQ图片20181105110256

冷冰川画作(《西班牙的海》)

当祝凤鸣问到欧洲当代艺术状态时,冷冰川说:“欧洲没有主流绘画、主流艺术,每个艺术家都是独一无二的,真正的创作也不分东西方、不分主流非主流,东西方艺术自有相关的审美通约属性和美妙。每个好的真诚的艺术家都是个案。二十几年前出国至今,当我理解到画面上的主体形象不是那么不可或缺、不是那么重要的时候,我就选择了无意义的形象和无关宏旨的创作。我庆幸这种无意义的选择竟然与内心毫无违和感,就像不穿鞋子、双脚和土地接触的感觉;这是所有真实创作的基础,惟一的基础。”所谓真正的理解要包含有多少等级啊。

就像不关心画作上的主体形象,冷冰川也并不刻意追求所谓的风格。“风格是一个艺术家自然的背影,毕加索一生变了无数的风格,但是任他怎么变一看就知道那是毕加索。艺术家表达自己的本真,自然会留下各式各样的印迹。中国艺术讲究‘无我之我’的境界,特别美妙。”

线条表达人心美,淡墨颜色更圣洁

 对谈的高潮,在于二人对中国画线条的思辨。祝凤鸣经常思考,中国线条为何如此富有表现力,如石涛所言,绘画的灵感根植于宇宙万物深处,线条里有中国画家的灵魂信息。冷冰川说,自己作画是在用线条造诗。一个画家的艺术境界高低,看一根线就可以了。“中国人把自己全部的性命都安放在一根线条里,一条简简单单的线,那里面的声色世界,均来自你的内心。多美多深啊。”

QQ图片20181105104453

冷冰川画作

线的意思“就像古琴,你说琴的声音美,琴放在琴匣里是没有声音的;你说是手指弹出来的美,我们并不是去听手指。其实那是人心的美,是人心的妙造、人心的力量。线条就是这样,不用表面的喧哗,哪怕是最简单的痕迹,有心有道即有理。中国艺术的伟大就在于这样的奔放不羁。”

从事艺术创作三十余年,冷冰川对墨色情有独钟。“我偏爱黑色,我把全部的力量用在这上面。我其实只要黑,就能创作我理想中的作品。但也恰恰是我最熟悉最热爱的黑,常让我手忙脚乱,难以深入;其实我也乐意屈服于这种偶然性。手感、用笔、用墨有很多潜意识、下意识的东西,不是全部规划好的,很多东西是即兴的、潜意识的,完全努力于当下的一刻,也有初心的快活、可贵……在绝对的创造面前,连创作者也常常无能为力。创作总是错过了最佳时机,‘错’无时无刻都在;所以创作是和否定连在一起的,‘无时无刻’也就是时时刻刻’,而每时每刻,就是我创作时的唯一状态。就像我的黑不是简单的墨黑,是用无数的淡墨积染的黑,这是我从宋人绘画里吸收的灵感——那个年代的人对绘画充满虔敬热爱,他们能在一张绢或纸上反复渲染几百遍,一遍遍一点点留下人无限崇高的痕迹。创作的精神源泉是不可能被组织的,如果它不涌出,它就不存在。我的所谓一片黑,在我心里是一片白,一片更圣洁的东西,我认为我成熟了会是这个样子,我会很高兴有这种境界。”

WCQ_9793_meitu_1_meitu_2

当天的对话吸引了作家、出版界人士前来“围”听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李燕然 蒋楠楠/文 王从启/图 

古井贡酒 广告条 640 220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