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湘如:从起笔那一刻起,文学从此如影随形

2018-11-09 14:23   安徽网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著名作家刘湘如日前做客本报大皖客户端徽派栏目,畅谈自己的文学生涯和创作之路。他直言,文学之路从缘分开始,以坚持和坚守前行,披肝沥胆动真情,到如今写作已经从敲门砖和真爱,沉淀为一种习惯。“名利是虚无的,唯有作品是真实的。”

QQ图片20181109141545

刘湘如做客徽派聊文学人生

文学之路的“五加一”

在刘湘如看来,一个人走上文学道路是种缘分,需要很多机缘在一起才最终促成,“第一要酷爱文学,喜爱、热爱都不够,要到着迷的程度;第二个是坚持,年轻时我也有很多同道的人,走着走着就都不见了,文学有个词叫自生自灭;第三个就是知识面,要博览群书,写起东西才能运用自如;第四个就是阅历,就是古人说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第五个我觉得很重要,就是天分,文学有潜在的基因。”

除了上面五个关键词,刘湘如以自身的经历和所见总结:机遇对于一个作家也非常重要。“《白鹿原》九十年代初期就出来了,九十年代末期才获得茅奖,因为里面有茅奖的主要评委对其价值观的坚持。作家要产生大的成功和影响,才能和机遇都很重要。”刘湘如回忆,自己在肥东上小学的时候,一个叫何建中的小学教师,在全国很多报刊发表文章,字写得不错的刘湘如会帮他誊写稿件,受到老师的影响,他也开始给全国各种报刊投稿;高中的时候已经开始于省内外报刊发表文章。因缘际会,新中国创刊最早的儿童文学刊物《少年文艺》,刘湘如在1959年就凭借《春天的翅膀》刊发其上,“以后就迷上了文学。”

QQ图片20181109132408_meitu_1

岁月见证笔耕不辍

从命运中挤出一条缝来

“人的经历一多就想表达出来,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酷爱文学,就想写东西。”在讲阶级斗争的年代,刘湘如中考的作文《初夏的早晨》是安徽的第一名,50分满分他考了49分,但是不给他升高中,原因是家庭出身不好。十五六岁的刘湘如,用毛笔给当时的省委书记写了一封信,认为家庭出身和本人应该是分开的,这样才上了高中。“对于成分不好的学生,总想从命运中挤出这么一条缝来,”1964年在《中国青年报》发表了一首《一二九之歌》,让刘湘如在整个县里出了名。“后来考上北京大学,但是因为出身问题就是不给上,县里面介绍到中学当语文老师,我教三门课——语文、英语和生产常识。我的经历和易中天的经历很像。”

QQ图片20181109141558_meitu_6

刘湘如早期散文集

虽然求学的道路相当坎坷,但刘湘如学习的脚步并没有停下。安师大办了中学教师进修班,刘湘如通过这个班可以获得大专学历。“应该说,小学和中学是我文学的起步阶段,后来陆续在《长江文艺》、《人民文学》、《新华文摘》、《文汇报》、香港《明报》副刊等报刊上发表了不少文章,对我自己的刺激很大。虽然很多稿件也退了回来,但我还是天天寄稿子,全国各地寄。进修完进了我调进梁园中学,当时学校老师有很多名牌大学毕业生,我初生牛犊不怕虎,不输给人任何人。现在回头想,我古文底子还可以,就是得益于在高中当教师的那些日子。”

“文同一理”贵在坚守

“我干过县委秘书,擅长写讲话稿,后来到团省委也是这个原因。没有走仕途,我主要是文人气比较重,干不了大事。”在文学的道路上,刘湘如也不是没有经受过诱惑,但是一路走下来,到40多岁的时候,周围的同学同事当官的当官发财的发财,“我什么都没有,但我始终也没有放弃写作。人的经历会迫使你去写,一帆风顺平平淡淡的人能写出好东西?我不太信。经历的多了才想要倾诉。”刘湘如笑言,上个世纪70年代,自己就想要写出惊世之作,“后来当了很多年记者,发现很多大家的经历都是很坎坷的,但他们对自己的志向和理想始终坚定。”

QQ图片20181109143633_meitu_9

刘湘如散文集

刘湘如当然知道惊世之作的不易,他也很认同莫言所言,超越前人很难,创新和刻意求新很难,突破往往在边缘。“我非常赞同。但我写的很认真,我很注意文化气。我觉得莫言最好的作品是《生死疲劳》,魔幻主义,还有阎连科的《时光流年》,非常有思想深度。写作思想第一位,技巧第二位。没有思想等于是个木乃伊。”在刘湘如眼中,金庸也是一位集大成者的大师,“文同一理。他不光是一个武侠小说作者。你看他的作品人物,性格各异。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令狐冲,一两百年内不会再有了。”

真情和气场营造时空

直到调进县文化局搞专业创作,刘湘如抚平心境,想要写一些大东西。实际上在刘湘如的写作生涯中,各种题材体裁都有涉猎,除了招牌散文写作,长篇小说的写作,刘湘如也一直在坚持,《红年鉴》、《美人坡》、《风尘误》和《朱熹别传》等等。刘湘如的写作经验是,无论散文还是小说,都要有“真情”和“气场”。

7dd98d1001e939010b6ef72778ec54e736d196be_meitu_3

刘湘如小说作品

真情。就是真情实感。“90年代末期在上海租了个房子闭关写《美人坡》,当时小孩高考。我写饿了就吃方便面,经常写到自己淌眼泪,写东西很伤人的,作者的经历是影子,每一部东西写下了都很累,我又比较注重语言。《风尘误》也是,早上进去带两个馒头,回来时候眼睛都是红的,好像主人公的命运和自己发生了神秘的联系。”刘湘如说,有的作品显得很虚假,看不下去,因为没有真情实感,看书不能看名头大小,看你的作品本身。

气场。精气神出来人就站住了,作品也是这样。“气场靠什么?曾经有大散文小散文的争论,我家的猫咪和狗狗,这个东西都写成散文,这是小女人嗑瓜子,一阵风吹掉了。庄子的《逍遥游》,就是大散文,有这个气势在;范仲淹《岳阳楼记》,庙堂之高江湖之远,大散文营造思想,一句话千古流芳。欧阳修《醉翁亭记》,醉翁之意不在酒。像苛政猛于虎,像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大散文会一直流传下来。”

QQ图片20181109141549_meitu_4

刘湘如早期作品

有真情有气场的小说,刘湘如十几岁时就读过的《简爱》和《基督山伯爵》,到现在很多细节仍然记忆犹新,因为它们营造了活灵活现的东西。“补充一点,我觉得写东西要有续断。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或者且听下回分解,就像蒙太奇手法。不是流水账。放之千里,收之一线。”

对文学的笃定成了习惯

写作是不是找一个方式和自己过不去,和别人过不去?“写作是和自己过不去。我爱人当年下嫁给我,她是资本家子女,形象气质家庭都非常优秀,很多人觉得我这是金屋藏娇啊,但即便这样,为了创作元旦我也不陪她出去,在家写东西。我说这是缘分,真要被人抢去也没办法。我孩子经常讽刺我,你现在变成莫言又怎么样?”

和文学的缘分,从起笔那一刻,一晃眼就是一辈子,人生的笃定也不过如此,刘湘如说坚持在写,更像是“习惯了”,“文学从前可能是个敲门砖,后来是个真爱,到我这个年龄就是习惯了,每天在家哪怕不写,也要整理整理以前的东西。”

QQ图片20181109141554_meitu_5

公刘曾经称赞刘湘如的散文“动真情而不夸饰,寓哲理而非说教,一如春雨之于土地”,鲁彦周也曾赞赏刘湘如的散文是“散文中的精粹”,而当《美人坡》研讨会举行时,鲁彦周更是抱病参加盛赞“很长时间没有读到这么厚重的作品了”。在刘湘如看来,作品是自己骄傲的资本,《星月念》《淮上风情》《十部芳草》等连连获奖,作品被选入《中国新文学大系》、《高中语文教材》、《高考作文模拟作文》、《中学生范文解析》、《大学语文课外阅读》和《百年中国散文经典》等多种集萃。“我已拥有千万字的铅字结晶,有多种堂皇冠冕,是国家一级作家,这些不也值得荣耀么?不过在熙熙攘攘的社会氛围下,一切好像都显得不那么重要,荣耀是他人的感觉,自豪是自己的感觉,一切都系虚无之物,唯有作品是真实的。”

WCQ_0530

当天的对话吸引了刘湘如(前排左二)众多好友和学生前来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蒋楠楠 李燕然文 王从启摄

QQ图片20181116105159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