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海燕:安心最是伊歌声

2018-08-07 17:16   安徽网  

一大早,我妈就发来信息,是一首打油诗,让我修改一下,好发朋友圈。

自从学会了玩微信,这是她的乐趣之一,每天诌一首诗,发朋友圈。有时好几首。她每晚睡得早,夜里醒了,总要抠抠头脑,想几句自以为得意的话。偶尔找她说话,她直摇头,那是告诉我,别打扰她,她正在构思。平时常请教我,这个字怎么写,那个词什么意思。虽然只念到四年级,因为她的好记性,又因为她的好学,识字量绝不逊色于一个不用功的初中生。

乐趣之二是,在各个群里歌唱。也不知她通过什么方式,拥有了好几个群,在每个群里,她都有不少粉丝。庐剧,黄梅戏,老歌,新歌,她张口就来。有时根据情境,自编自唱,劝赌的,歌颂美好生活的,反映天气情况的,等等,很受群友欢迎,有时还得到专包鼓励。去她家,很多次站在大门外,就听到歌声,这时转动钥匙开门的动静就得弄小点了,进门她会挥挥手,示意你别忙做声。我当然知趣地等在一旁,想笑,又很安慰。

说到她的好记性,上次在《故乡风物记》中曾写到一首童谣“小喜鹊,叫喳喳。哥哥毕业回到家,放下课本拿起锄,跟着大伙种庄稼。北山坡上种玉米,南山脚下种棉花。记工算账样样会,还帮咱妈学文化。”有朋友说很喜欢,我告诉他,这是我妈背出来的,我是一点没印象了。我妈从来不用电话簿,亲戚朋友的号码都装在她心里。有些十几年前早废弃的号码,她都能还出来。我们小时候就在她的故事、谜语、歌声中长大的,你现在问她某个谜语什么的,再不会让你失望。那些东西好像一被她记住,就再逃不掉似的,终生都属于她。

有时我夸她,她会很得意,但一会又黯然神伤,说,要不是命运……我知道她又要开始对命运的声讨了!命运这个老儿的名字,最初就是从我妈口中得知的,也难怪,这是她一辈子的恨事:四年级品学兼优的她被迫辍学,老师特意家访,称不能耽搁这孩子的前程,但继外公不从。外婆无力。可怜我妈,以后做了几十年的梦,都是关于校园生活。她不甘,但无奈……

也因此,对我们的学习她一直看得很重。记得上学的第一次考试,语文,我考了个73分。回家我妈很不满意,还是邻居帮转弯,只这一次,我就知道,念书在这个家含糊不得。 我在家过花请一个月假,她天天帮我复习功课。上学期间,她从不带我们去亲戚家吃酒什么的。四年级那次不知什么事,她发火要烧我书包,说不给我念了。我抱着书包像抱着命根子,她一下笑了,我才知道她不过吓唬我。班上的女生们由于各种原因断断续续辍学,我心里定定的,知道这种事再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不过上学的那些年,我们的关系其实很紧张,一直觉得她给我一种无形的压力。读初二以后,过新年时,三天年一过,就要你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哪怕家中来客,你出来望望他们打牌,她也用眼神睃你,让你浑身不自在,只得怏怏回屋,然后在那里装模作样看书。我那时就怕看她眼睛,永远严厉着,而且她的目光好像无处不在,像条鞭子跟着你,让你不停地检点自己做得对不对,好不好,如不如她的意。

直到上师范后,有了远离,母女感情才发生了质的变化。我想家,写信回去,很煽情。是她回的信,说边烧锅边读信,边擦泪,写了好长,有几张纸。有天在班上,她忽然来了,喊我的名字,原来是想不过,非来看看。就在那一刻,我突然发现,她不再是那个严妈,而是一个慈母了。

父亲去后,成年后的我与老妈,更像一对姐妹。这些年,发生过很多事,她越来越依赖我们了,越来越柔弱了,年轻时的狠劲在她身上消失殆尽,我知道那是她越活越小心越活越没底气的表现,这让我心酸又心疼,同时更添加了我对她幸福晚年的责任。

长相上我像父亲,性格方面我更随老妈。都善感,都率性,都大大咧咧,不精细于俗务。人情世故方面,总不会自如应对。连我的差水平厨艺,也接了她的代。微信昵称,我本来给她取了个”老来安”,她不要,她坚持她的“见机行事”。这就是她的灵活与开朗吧,这么多年她正仰仗了这份天性,在命运的多次堵击下,才活得不那么萎顿,一样有明媚的歌声。

这世上,再没有什么比老妈的歌声更让我安心。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