芮海林:有斑点的珍珠

2018-08-10 10:46   新安晚报  

2008年10月下旬,我在安徽日报社多功能厅为全省通讯员讲新闻采访课,课余闲聊,一位老编辑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在很久以前,有一个人非常幸运地获得了一颗闪闪发光而美丽的珍珠。别人替他高兴,但他并不感到满足。因为,他发现,在那珍珠上有一个小小的斑点。他想,如果能将这个小小的斑点剔除,那么它肯定会成为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于是,他就下狠心削去了珍珠的表层,可是其斑点还在;他又削除第二层,原以为这下可以将斑点去掉了,殊不知,它却依旧存在。他又削啊削,削了一层又一层,最后,削光了珍珠,斑点是看不到了,可是珍珠却不存在了。后来,那个人心痛不已,并由此一病不起。在临终时,他后悔地对家人说:“若当时我不计较那个小小的斑点,现在我手里还攥着一颗美丽的珍珠啊!”

每当想起这个故事,又使我联想到另一件事儿。有一年,去合肥办事,一天傍晚,我同几位同行在包河公园散步,在荷花塘边,看到一对头发花白的老人依偎在一条长椅上,静静地面对美丽盛开的荷花。一连几天,我们去时都看到他俩总是默默地坐着,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宛如一尊神态安祥的雕塑。

有一天,我又发现了荷塘边那对老人。于是,用手中的数码相机,从摄影艺术的角度,拍下了这对老人的倩影。看着背景为湖塘里五彩缤纷的荷花,前景为翠绿多姿的垂柳,而主题为一对恩爱老人的“夕阳红”美丽的图片,开心地笑了。笑声好像惊动了那对老人,我连忙走到他俩面前,轻声地招呼道:“大爷大妈,你们也喜欢荷花吗?喜欢这张照片吗?”大爷微笑着朝我点了点头。然后,大爷用手指了指身旁的老伴,此时,我才发现他是一位聋哑人,而身旁的妻子却是一位双目失明的盲人。蓦然,我为自己刚才的失言而感到后悔。然而,在两位老人脸上却找不到一丝的不悦。相反,她竟用一种极其温和、坦诚的语气说:“是啊,我们老两口是经常来这里看花的。你一定会感到奇怪吧?其实,只要彼此心灵之间不存在残疾,我们依旧是两个正常人啊!”

从那一刻起,我恍然从那一对残疾老人的笑容里寻求到了美丽的定义。真正的美丽,其实不是让我们冒着背负终身之憾的危险,刻意去剔除对方身上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瑕疵;而是要把握好自己手中的那一颗实实在在的珍珠,学会包容和珍惜,然后,才能从彼此心灵的和弦里,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美丽。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