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迎新:阿呆发达史

2018-10-08 11:47   新安晚报  

突然接到一张请柬,是本城享有盛名的二手车市场寄来的,邀请参加其四十周年庆典。

没有业务关系呀,也不熟悉,我一直在省城工作,怎么邀请起我呢?这个二手车市场倒是听很多人说过,规模不小,还兼有汽车美容和维修等功能,服务好,价格公道,据说正打算代理某名牌汽车销售,要做4S店。在这山区县城,做到这样不容易。

妻子听我一说,笑了,问我:“阿呆认识吗?”阿呆是我从小长到大的同乡,怎么会不认识?只是好多年没联系了。我当年当兵,退伍后分配在县办工厂上班,然后是企业破产下岗到省城做事;他比我还早到县城,在马路边摆了个修自行车的摊,我当年的自行车就是由他承包维护的,长达十年,直到我下岗,自行车也同时下了岗。

我问妻子,“这跟阿呆有什么关系?”妻子乐不可支,说:“这家二手车市场就是阿呆开的呀。才不像你呢,混了几十年,还是打工者。”是吗?我不敢相信,把请柬在手里颠来倒去,仿佛要看出名堂来。老实巴交的阿呆,也成为大老板了?

阿呆是绰号,他的大名叫德财,我们都在山里长大,一起上小学和初中。我成绩中上,他成绩中下,每次成绩单到手总有几个红数字,为此挨打是正常的事。我考上了高中,他没考上,只好回家干农活。好像是我当兵的第二年,他不顾全家人的反对,一个人跑到县城闯天下,晚上睡在桥肚,捡别人吃剩的东西吃,一直没找到事做。马路上来回久了,感觉修自行车比较容易,就不要工钱,当帮工,其实是跟着后面学。几个月过去,跑到另外一个路口,偷偷模仿着干了起来,从此就吃上了这碗饭。在我的印象里,阿呆就是一个修自行车的,我在国企上班的十来年,他都在修自行车。只要我的自行车有了问题,再远的距离也要推到他那,往那一扔,然后随时去,一准完好如初,甚至比原来还好骑。

之所以给他起了个绰号阿呆,是因为他太老实,老实得有点傻。比如修自行车吧,打气从来是免费的,有些人不修车,专门到他那打气,连买打气筒的钱都省了。他像没看见一样,有时遇到学生娃半天打不上,还放下正修的车,义务帮别人打。太耽误赚钱了,对吧。可阿呆就经常这样,我说过他多次,他嘿嘿一笑了之,过后还是那样。老年人的自行车修了不收钱,小问题不收钱,多了去。当时说没钱或者大钞找不开,就下次再给,究竟给不给,鬼知道。

就这样的家伙,还能发了大财,创办了这么大的企业?我下岗到省城工作以后,很少联系他,他一个修自行车的,帮不上我的忙,我总是匆匆来回,也没时间。只知道他修自行车之外,又修起了摩托车,然后又顺便卖起了配件。再然后,接近二十年的奋斗,买了套二手房,算是在县城安了家,还买了门面房,把多年的路边摊进化成租的门面,再彻底转变为有了自己的地盘。好像又修起了电动车。

来到披红挂彩的二手车市场,老远就看到好几条四十周年庆的大红标语,阿呆的创业是与改革开放同年的吗?正疑惑着,阿呆已笑吟吟急步过来,一把抓着我的手狠狠地摇,说,“见到你不容易呀。”我说,“应该说是我见到你这个大老板不容易。”阿呆哈哈大笑,说,“修车的而已,借改革开放的光,从自行车摩托车电动车修到了汽车,就这么简单。”

阿呆稍稍老了一点,没怎么变,只是整洁了很多,不像原来在马路边修自行车时那么脏兮兮的。我问阿呆,“1978年我俩还在上初中吧,你这怎么打出了四十周年庆呢?”阿呆诡秘地一笑,说“我是那年启蒙的呀。从货郎那赊来针头线脑,去换人家的废铜烂铁,再卖给货郎还账。倒买倒卖多了,不过瘾,就跑到县城修自行车。”我一听,也乐了,要是这么个说法,倒也挨得上。我又追问他,“人家做生意都贼精贼精的,发财还可以理解;你一个厚道人,怎么也发达了呢?”阿呆说,“发达谈不上。我是憨,但我会紧跟政策看风向,每天的新闻联播必须看,政策往哪个方向倾斜了,那就是机会;什么车该流行了,我就抓紧先接触了解;什么市场要启动了,我就抢先干。我那修车铺就是情报集散中心,什么消息都会有。抓住了机遇,不愁发展不起来。不同的是,我是和车较上了劲,就指望着车干一辈子了。”

听他一说,还真是这个理。改革开放四十年,机会是给予每个人的,很多像阿呆抓住了机会的人,就成功了,更多是没抓住机会的人。即使只是从路边摊开始,只是与车较劲,照样也是大事业。

我对妻说,“我们也买辆车吧,反正有阿呆呢。”妻子说,“你只知道抓住这个机会。”阿呆笑了,我们都笑了。(本文缩略图源自东方IC)

QQ图片20180808110242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