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诗颂:序曲

2018-10-09 10:00   新安晚报  

我的故乡在皖东,世代居住的村庄叫魏郢。它地处滁州市来安县东南部,滁河的支流——向阳河从这里日夜不息流过,是一个开门就能见到水的美丽村庄。1978 年春天,就是这个生产队,率先实行“包产到组”,因而声名鹊起。稻子收割的时节,我回到魏郢村,拜访了当年的大队党支部书记徐士林老人,听他回忆与讲述40 年前发生在这里的故事。

1978 年2 月,魏郢人为了克服生产“大呼隆”的弊病,作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选择。他们从本队21 户人家的实际情况出发,划分作业组,实行联系产量的生产责任制,制定了“分组作业,定产到组,以产计工,统一分配”的办法,点燃了燎原四方的农村改革之火。

徐士林回忆说,那年2月22日,农历正月十六,吃罢晚饭,他与生产队长魏永德及部分社员,碰头商议分组的办法。第二天召开社员大会,社员们热情高涨,纷纷要求“包产到组”。参会蹲点干部当即同意魏郢“包产到组”,但要求“瞒上不瞒下,只能闷头干,不许对外张扬”。具体的做法是,全队一分为二,划分为南、北两个常年作业组,实行劳动力、土地、产量、工分、奖惩、领导等“六定”到组,计划与茬口、经济核算与效益分配等八个方面的统一。这种办法实际是把核算单位划小了,由生产队划成了组。

魏郢人实行包产到组、联产计酬,勇敢地迈出了并无前例的第一步。这在当时是政策不允许的,已经突破了“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规定。尽管魏郢的“包产到组”并没有对外张扬,可消息还是不胫而走。魏郢的做法,在公社党委引发了争议。有的党委委员不同意包产到组,认为不符合上面政策,要求制止和收回。4 月底,县委召开公社书记会议。大家听说魏郢“包产到组”,都催公社党委书记杨永华讲一讲。杨永华便在会上介绍了魏郢的做法。正当他讲到关键时候,一位领导打断他的发言,厉声说道,魏郢“包产到组”与上级精神相违背,那样搞要犯路线错误,要赶快收回来!一年后的“倒春寒”来势更汹涌,这对正在忙春耕的农民来说,无疑是泼了一瓢冷水。“包产到组”闹得沸沸扬扬,还招来指责。一时间,人心浮动,春耕生产卡住了。

杨永华闻讯,赶到魏郢对社员们说,你们不要动摇,你们干你们的,外面的争论与你们无关;你们千万要搞好,不能搞失败了。革委会副主任张家发,熟悉本地情况,他给社员们打气说,我们公社党委研究过了,我手里拎着乌纱帽,支持你们干到底!魏永德、徐士林对社员们说,公社、大队都支持我们,还有什么怕的,先干着,到秋收再说!

急于摆脱贫困、走出泥潭的农民们,终究没有停下春耕生产的脚步。针对干部群众思想上出现的波动,滁县地委及时发出通知,明确指出各种形式责任制一律稳定下来,不要变来变去,延误农时。9月中旬,地委调查组进驻魏郢,实地调查包产到组责任制,给予充分肯定。1979 年1 月21 日,新华社播发了题为《灾年创高产,一年大变样——安徽省来安县魏郢生产队实行包产到组的调查报告》。这是报刊上首次公开报道“包产到组”,详尽介绍了来安县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做法,肯定了魏郢的经验。由魏郢发端,波及全县的包产到组责任制,经历一年磨砺,终于顶住压力挺过来了。此后,包产到组渐次演变为包产到户、包干到户。魏郢,也因此铭刻在历史的丰碑上。

多年来,故乡魏郢的故事,始终在我心里散发着恒久的光芒。我庆幸自己与改革开放相伴成长。我是听着村庄的故事长大的,今天,我记录下波澜壮阔的伟大征程的一段序曲,唯愿致敬我们伟大的时代,礼赞故乡泥土的芬芳……(本文缩略图源自东方IC)

QQ图片20180808110242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