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春:奶奶“斗布”

2018-11-07 10:40   新安晚报  

奶奶护着几样宝贝,顶针、针线,还有就是一堆碎布,各色的碎布。

奶奶做了一辈子针线活,90 多岁还做,耳不聋眼不花,穿针走线,一个针脚也不落下。奶奶的针线活分阶段,70 岁前,是为了一家人的冷暖,“男不露脐,女不露皮”。

奶奶带着家人在土地里淘生活,吃饱肚子,还得顾着衣着,艰难是肯定的。奶奶的手巧,田里的活一摸不硌手,针线活也不在话下,算得上是百伶百俐。

可惜的是,一年到头让奶奶飞针走线的日子太少。田里活重,也最重要,吃饱肚子是大事情;衣裳是另外一回事,护住羞就行。挂在奶奶嘴边的有两句话:“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新老大,旧老二,补补连连是老三。”说的都是衣服的事,奶奶的针线功夫多用在缝缝补补上。尽管缝缝补补,奶奶也做得讲究,补上的补丁平整,缝了的口子多是补织,不注意,还真看不出。

奶奶的针线活在73 岁后放了光彩。那时的日子逐渐好过,奶奶从田地里退了出来,平日里就拿起针线缝缝补补。奶奶缝补特殊——用碎布,拼凑出百家衣。说百家衣不准确,奶奶所做的是用各色碎布剪成三角形,再一块块拼凑,缝补成方方正正的布。一尺见方的布,至少要二百个三角形拼成。这布有用途,做枕套、做小孩肚兜、做夹衣,红红绿绿的,好看。

奶奶把这样的拼凑叫“斗”,完整的又叫“斗”布头,乐此不疲,70多岁的人了,一斗就是大半天,斗好了一块,压平整了,放在一边,再去斗第二块。奶奶对色彩搭配有讲法,比如“红配绿丑得哭”,一套一套的。奶奶爱用红色,斗出的布头热闹,透着一股子喜庆。所用的碎布,奶奶多是从裁缝铺的垃圾中捡来的,不规则,小的仅有酒杯口大。奶奶不嫌弃,一片一片地整理,花色不一、五颜六色。奶奶动剪子,一方方地剪,红、黄、蓝、绿,心中有数,之后就是穿针引线,仔仔细细地缝,半天下来,一方有趣的布头斗成了,甚至还有些立体感。

对奶奶斗布,我是反对的,面上的理由是说伤身体,根底里是因为奶奶捡碎布,我们面子上过不去。奶奶似乎早看透了,瘪着嘴说:“不跌相!”反而让我无话可说了。

奶奶斗布,不知怎么就传了出去,上门求要的几乎每天都有。给孩子做肚兜、新婚的做枕套、有慢性病的做夹衣,都说百家衣吉祥,何况还是古稀老人一针一线缝的。奶奶的原料开始充足,总有送碎布上门的。实际上,是以碎布当定物,讨要一两块斗布的。奶奶一概笑纳,不要人说,定个日子,一定将斗好的布奉上。那些天,我和妹妹常要干一件事——帮奶奶穿针,一穿就是十几根,拖着长长的线。奶奶表扬,孙子眼尖,同时又叹息自己眼花了。

这一斗,奶奶就上了90 岁,还是不放弃,上午斗,下午斗,晚上也斗。主要是奶奶斗的布头供不应求,总是欠着的。90 多岁老人针线下的百家衣是宝物。我不知听了多少人这样说过。奶奶斗布有时也发感慨,碎布越来越大,有时竟是整块的布,奶奶会骂,也是轻轻的,估计只有自己听得清。

向奶奶求斗布的,时而有人捎上礼物,奶奶一概拒收,一句话:收,就不灵了。说得来人一怔一怔的,匆匆将礼物收回了。奶奶为之一笑,笑得有内涵。

奶奶活到96 岁,临去世前几天还在斗布,斗布是她晚年的生活。最后的一块布,奶奶斗得艰难,但最终还是完成了,以红为主,热热闹闹的。

我藏有奶奶斗的布,压在柜底,隔个年把要拿出来看上一看,花花绿绿的有温度。(本文缩略图源自东方IC)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