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静:一名家长眼里的老师  

2018-11-09 14:53   新安晚报  

“钱振宜,我有印象,大男孩,坐在班级第一排。”周六是父母到校探视时间,我们第一次见到了孩子的班主任王军老师。王老师30多岁,中等个儿,瘦削单薄,眼镜后面的眼睛却很有神。大操场上,23班的学生正在有板有眼地跟随军训教官口令,一招一式练习军体拳动作。一旁的王老师挠挠头,“呵呵,刚刚接手,65个学生,全年级人数最多的一个大班。”王老师顿了一下,“您的孩子胆子很大,敢于提问,爱找我聊天,说说见闻。”我补充一句:“孩子天性纯真。”老师说:“高中三年,孩子在成长中会学到有价值的东西。”

简短的交谈中,我们了解到王老师是六安人,已送走一届毕业生,刚有了宝宝。家里家外,他是中坚力量,精力充沛,经验丰富,恰好在忙并快乐着的年纪。

他确实不是一般的忙,一直顶着烈日陪着孩子们,还没和我们说两句,一位老师拍着他的肩膀,催促他准备下一个工作流程。他朝我们歉然一笑,无意间,老师一侧脸,瘦脸颊轮廓分明,线条刚劲,双唇紧抿,清癯有力。这是一位负责任的男子,相信孩子能从他身上学到男人身上坚毅的东西。

孩子报到当天,就正式住校了。离开孩子的最初几天,感觉家里空落落的,冷清不少,实在让人难熬。孩子第一次独立生活,独立面对陌生环境下的各种困难,他的喜怒哀乐、一举一动,怎么能不牵动我们做父母的心。可是,校规严格,不允许孩子带手机,校讯通也还没来得及办好。我们和孩子断了联系,这是第一次。唯一能获取孩子信息的途径就是微信班群。第二天上午,王老师上线了。他发了一段话告诉全体家长,19:00和21:40后,两个时间段他肯定在班级里,如果有急事,随时可打电话给他。老师话音刚落,群内家长欢呼雀跃,和其他家长们一样,那一刻,精神飘忽的我,一下子心定了。我迫不及待地找老师,希望他通知孩子当晚联系家里,老师答应了。

当晚8点,我们如愿和孩子在电波中团聚。孩子声音平静,讲他适应环境很好,各方面都不错。临了告诉我们,他在教室上晚自习,是王老师借给他手机用的。孩子短短的几句话,让我们放下心来。

不知不觉,儿子的高一生活过了两个月,我们和王老师接触的机会多了,借助微信,可以在班群里照面。班主任手上繁忙琐碎的事务多,即便工作辛苦,王老师也见缝插针,有空就刷新班级的动态。不少父母希望老师能传递孩子的信息,王老师也尽量一一满足大家的愿望。这些为他添上额外的工作量,而他却从未推脱过。

儿子第一次单元测试,数学、语文成绩一般。我私聊王老师,希望和两位主课老师联系。随后,我去了学校,与数学、语文老师沟通,效果果然很好。老师们给予我的建议宝贵实用,大家交流得愉快,和朋友一般地分享彼此的人生经验,教育理念……

可同在教师办公室的王老师,一直低头在电脑边忙碌,案头上除了一大摞英语试卷,还有班级团员信息采集、结核病防疫学生名单、扣分寝室通报。一个上午,我几次想瞅王老师有空时和他交谈几句,都没找到机会,有次他起身,抬眼和我对视了下,歉然地丢了一句“不是一般的忙”,一阵风似地走出去了。即便如此,我仍然看到他谨慎、细致、不失分寸地处理各项纷杂的事务。

那天,我在学校待到中午,尽管一直没机会再碰到忙碌的王老师,但心里也不觉得遗憾。其实,我只想告诉王老师一声,“孩子交给您,我们放心!”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